缱绻三步曲----第三部 16

梁燕语多:

16


 


如果有什么值得痛恨,那一定是医院,尤其以圣玛丽医院为最。Dean走在医院干净的没有丝毫人气儿的走廊里恍惚地想。前面带路的就是电话里的人,Castiel的主治医生Arie。整座医院象座冰凉的坟墓,常见的排队的人群,病患的哭闹在这里都销声匿迹了,剩下的只是没有人味儿的冷寂。


Dean以Castiel不可能轻易走出医院,说不定只是走错了病房为理由,要求检查整个医院的病房。Arie沉默了半分钟,明确表示这是不可能的,然后意外的同意了他的要求。(虽然Dean的理由太牵强,但是医院方面从不禁止参观病房。)。她是一位棕色皮肤身形纤瘦的美人儿,可是脸总是冷冰冰的绷着,Dean猜测一定是僵尸见的太多导致的后遗症。


他们先去了Castiel的病房,一个独立的小隔间,干净的没有人居住过的痕迹。Dean向Arie要来了当初Castiel住院时的文件,看日期是在三天前。上面有Castiel和自己的签名。Castiel的笔迹平稳隽秀,自己的签名斜飞上扬,两个Winchester最后的字母ter纹路清晰地连在了一起。他看着两个签名,嘴角微微上翘。翻到第二页,是一系列检查的结果,诊断结果一栏里写着:无不良症状,身体健康。


“身体健康?”Dean一点也不想克制语气里的质问,“不是说注射TWD的人都是绝症患者吗?身体健康的人为什么会想变成僵尸?”


“难道你忘了吗?Winchester先生。”Arie一副高冷样,她的声音象把冰锥,把残酷的事实戳碎在Dean面前,“是你和你的丈夫,哦,或者是妻子,我并不十分清楚你们的角色,你们共同决定的。你总是忙于工作,很少回家,而CastielWinchester先生说,他不想成为你的累赘。如果他变成了僵尸,你回不回家都不用考虑他的问题了。而他,会永远温顺平和地在你需要的时候等着你。”


“我?我就这么同意了?”Dean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理由也不应该成为把Castiel变成僵尸的借口。他的胃翻搅着,钝钝的痛,直觉告诉自己这不可能,Castiel?这个名字让他本能地产生一股冲动去保护他。“这不可能,你确定看见的人是我?”Dean希望这个浅棕色的女人告诉自己这只是一场噩梦,然后所有遗忘的记忆能带着生日patty上的滑稽的帽子跳出来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玩笑。而那个心心念念的Castiel,他最好能够好端端地出现在自己面前。不然他可保证不了会不会在下一秒发疯,然后给所有的人来几发子弹。


然而Arie似乎完全没感觉到Dean脑子里的疯狂念头,她就象在轨道上行驶的一辆电车,呆板,匀速,不为所动。“Winchester先生,现在装失忆可不是推卸责任的好方法。事实上,您当时只在这间病房里待了五分钟,签完字就离开了。你当时说有重要的工作,必须回警局去。而后面的手续和注射的整个过程都是CastielWinchester先生独自完成的,这是我们医院注射TWD以来,唯一的一例没有家属陪伴的注射实例。您可以再看一下第三页。”她冷漠的声音象碎冰,扎的Dean体无完肤。


Dean翻开第三页,是一份精神分析报告,报告指出Castiel有严重的抑郁症,焦虑和自杀倾向明显。他艰难地把那几行字读了好几遍,直到眼里的酸涩被硬憋了回去。然后他听见自己冷静的声音,“他是怎么从医院离开的?病房没有人看护吗?”


“病人注射后并不需要看护,他们72小时内不会有任何意外反应。每间病房都有监控装置,我们有专人24小时监控每个病人的情况。”Arie说起监控,带着点骄傲自信,她把头微扬了一下,象审视犯人似的看了一眼Dean。


“可他还是跑了。”不知为何Dean觉得这是好事,“我可以看看他的监控录像吗?”


 


录像里的人和Dean办公桌上相框里的,是同一个人。但变化很大。相片里的人笑容灿烂的象要夺走全世界的阳光,可病房里的这个人,他瘦削的厉害,两个颧骨突起,下颌的弧线刀削似地把下巴弄成了尖角。他没有精神,眼里也没有光彩,很长一段时间,他就呆呆地坐在床边,驼着背,双手十指交叉,一动不动,宽大的白色病号服象个松垮的口袋罩在他身上。Dean观察到他甚至不眨眼,仿佛世界在他眼里已经死去,还是,他本身已经是个死人?


Dean想起照片中的Castiel,是什么让他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他的幸福到哪里去了?造成这些结果的,是自己吗?嘴唇的感觉又回来了,他亲吻着Castiel的滋味,甜薄荷一样,吻到快要窒息,他会从鼻孔里发出小动物般的哼哼声。他不知道这声音多挑拨Dean的感官,他会扒光他的衣服,想方设法让他发出更多的声音。


Dean没能出神太久,因为画面上的人在静坐数小时后站起身来。时间指向凌晨5点42分,Castiel慢慢走到病房门前,拉了一下房门,门是锁上的,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拿出里面的工具在锁眼里捣鼓了几下,门开了。


监视器切换到走廊,在白天都几乎没人出现的走廊在午夜更是空无一人。Castiel走的从容缓慢,完全没有急着逃跑的迹象。他从空荡荡的走廊拐进电梯间,按下电梯的按钮,静静地等待电梯。他一直低着头,露出后颈一部分皮肤,在灯光下泛着苍白,衣服宽大而空洞,好像里面装的只是一付骨架。


电梯很快来了,Castiel走进电梯。他忽然抬起头冲着电梯里的摄像头动了动嘴,好像说了句什么话。“停,”Dean适时地大叫,请求把图像放大。光线不是很好,图像大部分是阴暗中带着燥点,可是把Castiel的脸放大到整个屏幕时,Dean清楚地看到他的嘴型,根据嘴型显示他对着摄像头说的是:“forever。”直觉告诉他这是说给自己的话。Castiel到底要给自己传达什么信息呢?


后面的视频内容就再无精彩之处,Castiel出了电梯直接走医院侧门,消失在黑暗中。


“他身上都带了些什么东西?”Dean问。


“他的手机在住院的时候就已经被我们收走了,钱包证件什么的,还放在病房的柜子里。”Arie说,“可能只有他口袋里的那套开锁工具吧。”


“医院什么时候发现的?你们没有找他吗?”


“我们在早上6点30分查房时发现他不在了,调出监控录像后我们已经在医院周围仔细找了一遍。然后才给您打了电话。”Arie说的振振有辞,对于病人的失踪似乎完全不为所动。


“为什么不报警?”


“您就是警察,我们跟您联系了,不就等于报了警吗?”Arie好像永远都有理由。


Dean低头整理思路,马上又问道:“那他是昨天注射的TWD吗?到现在为止,已经多少小时了?”


Arie看了看表,“现在是上午8点43分,CastielWinchester先生是昨天上午7点注射的第一针TWD,距离现在,已经是25小时43分了。另外,TWD要每三小时注射一次,一共注射三次后,会在72小时内生效。72小时后,生命迹象终止,病人会完全转化为僵尸状态。”


 


Dean控制不住地颤抖,先是腿,他使用把手按在腿上,然后整个手臂也跟着颤抖起来。他暗暗提醒自己要冷静,这个制造僵尸的医院,眼前的没有人味儿的医生,还有他在拐角处看见的荷枪实弹的安保人员,处处透着诡异。“我还得找Castiel,所以我要克制。”他的胃缩成一团,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进食还是这个医院恶心到他了,他无从分辩。Dean长吁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没有敌意:“关于TWD,能治好吗?如果我们后悔了,不想让他成为僵尸了呢?”


“这是不可逆的,这些文件上都写明了的。”Arie的声音尖利的象在挑衅。


 


最终Dean还是决定先看一看圣玛丽医院的病房,虽然他心里七上八下,全是Castiel在摄像头面前有些变形的脸重复着说,“forever。”他不知道他会在哪里,这种上不上下不下的悬浮感让他抓狂,似乎他的生活就是一个玩笑——失去所有的回忆,生活在僵尸世界里,然后发现自己是让另一半变成怪物的混蛋同性恋?!


Arie的高跟鞋在安静的走廊上敲出规律的声音,让Dean更心烦。他转头从病房的玻璃窗口看向里面,每一个病房里都关着一个僵尸。有的很年轻,惨白的脸象要发霉;也有老年人,皮肤更皱更干,大都露着牙床,眼睛混浊;大部分僵尸都安静地坐着,有的站着,定定地立在墙边一动不动。一间病房里有个年轻的僵尸,穿着件色彩斑斓的T恤衫,耳朵上捂着一付耳机。“他喜欢音乐,即使变成了僵尸也是这样。”Arie讲解着。“你应该看看前面那几间,有的还会画画呢,画的很不错。”


然而最让Dean震惊的是一个小孩子僵尸,金色的头发,全身的肌肉因失去水份变得干硬,象一具活动的干尸。他冷冷地透过门口的窗户看向Dean,空洞的眼里闪过一丝暴虐。他站在墙边,盯着墙上的一个不明显的裂缝,裂缝上微微探出一个活动的东西,好像是什么小东西的爪子。小孩子僵尸突然伸手一把抓住那个东西塞进了嘴里——一只壁虎。壁虎在他嘴里挣扎扭动,汁液顺着僵尸的嘴角流下来。他转向看着Dean,窗户里Dean惊的呆了,于是他边嚼边扯出一个笑容,干裂的脸,深红转褐色的牙床,鲜红色的壁虎的血液粘在牙齿上。


 


一直到Dean坐进Impala里面都没有从惊吓中恢复过来,还从来没有什么事情能真正吓到他,可是这一次已经达到了他的底线。如果所有人最终都变成了僵尸,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他发动车子,由着自己的直觉往前开。他不知道Castiel在哪里,也不知道应该怎么结束这一切,或是不结束,就这样看着这世界毁灭下去。但是一定要先找到Castiel。他应该是相片上幸福的得到全世界的人,他不该成为一个僵尸。


 



评论
热度(3)
  1. 四分之一的老戟梁燕语多 转载了此文字
 
© 四分之一的老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