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蓝/abo】夏夜曲

小笔记织毛衣:

※给 @廢物點心阿湘 的合志(戳我)的G,证明一下窝还在产出QAQ!


※原作向背景,ABO设定


※相要写无数个平行世界,无数种相遇,可只想要一个结局,就是他们好好地在一起


※来猜猜题记来自哪首曲子,很老的歌哦。




夏夜曲


Summer summer had gone,left a secret.


 


(零)


7月25日夜,苏黎世。


体育馆外的巨型电子时钟指向晚上十点,场馆附近仍是人头攒动,十分钟前东道主瑞士国家队艰难地战胜美国取得晋级四强的门票,各个出入口被身着红白服饰的支持者堵得水泄不通,原作为著名的移民国家,连观众的欢庆浪潮都是各种语言交汇而成,好不热闹。


中国国家队的比赛也在同一场管举行,海外作战支持者数量自然比不上东道主,战队大巴安静地停在场馆门口,等着新闻发布会结束后集结返回酒店。


这场同丹麦的较量亦是赢得惊险万分,自由赛结束时中国队仅剩的场上角色是5%血量的牧师石不转,以一个人头的微弱优势拿下了比赛进入四强。赛后发布会上由队长喻文州和石不转的操纵者张新杰出席,两人尽管维持着良好的修养,却也都面露疲色。


本该同时出席的荣耀教科书、国家队领队叶修此时却不在台上,比赛结束后他就不知所踪,仅留了一条消息给苏沐橙说有急事,晚一些时候自己回酒店。经历了8天三场的密集赛事,主力选手的体力都透支到了极限,没人有那份闲心去深究他此时去了哪里。


 


事实上叶修并未走远,甚至就在距离场馆最近的酒店套房里,和他在一起的却还有另一个人。


酒店隔音良好的防盗门也关住了一室的馨香,身穿随行工作人员队服的青年斜倚在沙发里,微微蜷缩着身体,似乎十分难受。


“……叶神,谢谢。”年轻人说话的声线带着微弱的颤,他似乎还想继续说点什么,却不得不将剩下的全部力气用来咬紧牙关避免自己呻吟出声,说完又把饱受煎熬的身体蜷得更紧了一些。


随着他的动作,丝丝缕缕带着奶味的酒香在偌大的房间里扩散开来,酒量很差的荣耀大神顿时觉得有些燥热,不知道是因为酒味,还被Omega的信息素所吸引。


“谢倒是不必,不过你——那什么,这种时候跟着队伍到处乱跑也就算了,老外勾搭你也好歹知道躲着点吧,要不是哥正好路过,还不给人带到角落里吃了?”


“抱歉,我没想到会提前……叶神能劳烦倒杯水么……我吃个——唔!”又一阵难捱的情欲袭来,年轻人半句话还没说完就倒回了沙发里,双手揪着衣领急促地喘。


荣耀大神叹了口气,半跪在沙发边扮过他的脸,惊觉指尖触及的皮肤热得惊人。


“我说小蓝啊,你平时挺聪明一人,怎么脑子总是一根筋?”


“……?”沙发上的人半抬起雾气弥漫的眼睛,不解地望着他。


“你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比如——我?”


 


(一)


叶修第一次见到三维立体的蓝河,是国家队在B市集训日里最炎热的那一天。


才是六月底,最高气温就一路飙高到35℃,所有人都大呼吃不消,集训地选在当地一所中学,有个标准的400米田径跑道,为了应付连日作战提升的队伍的体能,张新杰原先制定了每天的晨跑计划,在这样的天气下也只得作罢,改成了简单的室内训练。


结束了上午的实战训练正是日头正盛的天气,领队兼任陪练的荣耀大神偷着个空,溜到走廊上抽了支烟,烟才烧一半,他就听见正对操场的那一头的窗户传来嘈杂的人声。


叶修循声朝窗外望去,400米操场的弯道附近有几个人,都穿着战队工作人员的T恤,周围散落着些本册样的物体,此时正乱作一团,远远的也看不清,不一会那几个人就朝着教学楼的入口移动过来。


几分钟以后忙乱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这群人又出现在了走廊里,打头的是一个梳马尾的女生,慌慌张张地朝叶修问道,“叶领队!医务室在哪里?”


医务室就在这条走廊的另一头,叶修指了指方向一行人便匆匆地朝那里赶,经过身边的时候他才看清后边被簇拥着的人,那人个子不很高,背着个似乎是中暑昏迷的女孩子,他汗湿的刘海全数粘在额际,显得很吃力,脚步却一点也没因此慢下来。


“哎哎我来吧。”叶修心想总不能这样干看着,他虽然平日缺乏锻炼,背个姑娘走几步路总还是可以的,于是他上前接过背上的女生,稳步朝医务室走去。


值班的校医看过说是中暑,给人挂了水灌了药就缓过来了,众人才都松了口气,朝叶修道了谢又回操场收拾丢下的文件材料去了,剩下刚才背人过来的年轻人,跟着荣耀大神一前一后地往前走。


刚走出医务室,年轻人就哼哼一声整个人往下滑,叶修连忙伸手去扶,靠近的时候嗅到一股子带着酒香的信息素味儿——Omega?酒香里还混了丝奇异的甜,他来不及分辨,就看到那人白着一张脸,一只手紧紧按住腹部似乎难受得要命,却先礼貌地抬头道了谢,“没事,刚才跑得急岔气了,休息一下就……叶神?!”


年轻人望向他的眼神跟见了鬼似的,似乎受了不小的惊吓。


叶修愣了愣,通常工作人员都喊他叶领队,能这么叫的多半是网游里认识的人,他下意识地低头去看年轻人脖子上的吊牌,浅蓝色丝带系着的工作证上端端正正印着“许博远”三个字。


他暗自在脑内搜寻,这名儿没印象啊……可听声音却又分外熟悉,网游里和他语音过的人少说也有百来个,一时半会也对不上号。


喘了一会儿那年轻人的情况似乎好转了,正巧同伴又在走廊里喊他,便摆摆手转身走了。


叶修动了动鼻子,周围那浅淡的味道还没有散去,看着年轻人略嫌纤瘦的背影,他难得忘了自己还有半支烟没抽完。


 


(二)


战队征用这所中学虽然硬件很好,短时间里倒也没法在宿舍里配那么多电脑,所以通常夜间训练结束后再要加练,就还得自己跑到专用的机房。


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大部分选手都回了自己房间,刷手机的刷手机,看偶像剧的刷偶像剧。白天似乎除了吐槽队员以外什么事也没干的人,此刻却在朝机房走。


明天有个战术讨论,他今晚必须看完录像好做准备,正巧魏琛告诉他今晚兴欣刷副本可能需要召唤他,索性就趁夜里来加班。


走廊里有几扇窗户忘了关好,初夏的夜里晚风清凉,拂在身上倒也不觉得燥热。快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见一个半熟不熟的声音伴着鼠标键盘“咔哒咔哒”的背景音传出来,在空档的走廊里格外清晰。


“红血了都注意力集中啊,牧师朝后退几格,拉稳血线,准备上了!”


这么晚了还有人在奋斗?听声音倒不是训练而是在打网游副本,语气画风似曾相识,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叶修好奇地推门进去,声音的来源竟又是白天那个年轻人,他还没开口发问,那人见到他倒是愣住了,一时间竟忘了手上的操作,几秒钟后似乎是被耳机另一端的队友提醒才猛然回神,“没事,呛了一下,输出别停下,集中瞄准头部,争取一波拿下!”


叶修走到他身边瞄了一眼电脑界面,刚好是boss轰然倒地的瞬间,频幕里五光十色炸得跟放烟火似的,年轻人清了清嗓子又对着耳机说道,“武器进工会仓库,材料各取所需,撞了就roll点,我还有事先下了。”随后鼠标点了点,便退出了游戏界面。


屏幕回到系统界面之前,叶修终于看清了屏幕一角的角色id:蓝桥春雪。


“我想着怎么声音那么耳熟,原来是你啊……”他早就听说随队工作组里会有几个战队名下公会调来的人员,因为对荣耀熟悉,在工作是上也能提供便利,倒是没想到这其中还会有熟人。


叶修挨着他知道的蓝河——同时也是才认识的许博远坐下,新开了一台机器后笑了笑感叹道,“白天还没听出来,怎么这么晚了还带团,蓝溪阁没人了吗,连外派到国家队的工作人员都要压榨?”


“叶神不也这么晚?”蓝河知道他认出了自己,也略微惊讶于对方并未和其他人一样对自己的Omega身份表示好奇,说话倒是放松了些。


他的声音和以前在耳麦里听到的有些许差别,此刻全然没了方才指挥打本的沉着,倒像是走廊上那凉爽的夜风似的,听着格外舒服。


他摘下耳机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丝,又接着回答叶修刚才的问题,“晚上本来是有工作要做,结果一不小心开了荣耀,刚好遇上公会里几个半新人要带副本,就顺手帮了一下,叶神见笑了。”


叶修没顺着话茬说下去,倒是提起了刚才的副本,“集中在头部的意识很好,组织也很到位,是你的风格,不过以后别带那两个近距离输出,容易被boss下黑脚。”


蓝河内心感叹大神就是大神,才看了几秒就知道这十来号人的分配了,对方却继续往下说,“你还真是劳碌命,这里又有什么工作要你熬夜啊?”


“白天那个姑娘病假了几天,她的活总得有人干,”蓝河指了指屏幕上刚打开的表格,“这些就是要给战队做的小组赛对手的战术数据,明天你们战术讨论不是要用么?那姑娘是微草的技术部门的,其他人都是大学生志愿者,也就我还熟悉荣耀,才交给我来。”


蓝溪阁的小剑客说完又笑得一脸得意,“这回微草算是欠我们蓝雨个人情了,以后网游里我可得找车前子他们讨回来!”


“啧啧啧,小许同志,看不出来啊,心可真脏!”叶修夸张地摇摇头。


卧槽说心脏哪里比得过你叶神!蓝河内心吐槽,当着本人他也没敢说出口,却对着叶修笑笑,“您以后还是喊我蓝河吧,叫真名有点别扭。”


叶修看着那微弯的嘴角愣了愣,安静的室内仿佛又闻到了那股若有似无的信息素味道,眼前这个人在网游里称得上是很熟悉,同他知道的那个蓝河一样认真、负责、又好帮助人,样貌却比他想象得清秀好看许多,头一回像现在这样和真人说话,倒是新鲜有趣得很。


也许是Omega对Alpha的天然吸引,在名为“有趣”的心情里,还有那么些说不清的好感。


 


(三)


凭着在第十区的种种接触,两人在网游里本就不陌生,在线下重新认识后,一来二去的也就更熟悉了。


由于接下了协助技术统计的工作,蓝河和战术组的来往更多一些,他们时不时会在深夜的机房里遇到对方,如同最初那个夜晚,有时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上几句,有时也只是并排坐着各忙各的。


转眼就到了临近出征的日子,后天队伍就要启程前往苏黎世,这两日的训练也以实战和放松调整为主,叶修基本已经不再参与上机训练,身为领队总是有更多的责任,除了和队委会凑在一起评估每个成员的战力、制定战术,还要和教练后勤组的领导们在一起制定行程,做了许多后勤方面的工作,忙得团团转,连偶尔摸鱼上个网游都成了奢侈。


全队上下也被紧张的气氛所笼罩,每个人训练的时候连话都不多说,夜里也有人偷偷摸摸地跑到机房加练,结果被查房的队委会抓了包,不得不回去睡觉。


可就在临出发的当口,后勤主任却慌慌张张跑来告诉他们,他们定制的印有国家队LOGO的那批键盘鼠标,因为工厂机器故障不得不晚一些发货,得等临出发前一晚那天才能出库,并且由于是临时赶工来不及做测试,只能由他们派个人过去现场核对。


这任务没个一整天拿不下来,战队里自然是没人有这功夫,微草又已经放了夏休假,临时也找不到个人,荣耀大神对着几个来自公会的staff名单看了半天,最后还是喊来了蓝河。


年轻人得知自己重任在身,而且还挺艰巨,倒是也没什么,如叶修意料中一样点点头就应下了。


他没料到的是在场的黄少天不过夸奖了几句“还是我们蓝雨的人靠谱”,小剑客听了偶像的夸奖,好看的眼睛就“蹭”地一下亮了,连转身离开的步伐都透着轻快雀跃,活像被主人赏了小鱼干的猫。


羡慕嫉妒啊。叶修平日同黄少天的较量总是赢多输少,此刻看着蓝河的表现,倒是难得觉得有些被击败的错觉。


 


身负重任的许博远同志一早就离开了训练营搭车去郊外的工厂,等到完成了所有核对、检查的工作再回到基地,已经是第二天凌晨,几乎所有队员都睡去了,只有领队和后勤的负责人还在等候他。


“辛苦了,东西明天让志愿者帮忙打包吧,你先去休——诶?蓝河?”叶修和负责人一起看完清单,正要催促他去休息,却看到年轻人早就歪在一边的椅子上睡得不省人事了。


也许是一整天都没有休息好、又来回车马劳顿的关系,小剑客的面色有些苍白,眉头微微蹙起,叶修看在眼里,只觉得内心深处有什么地方被轻轻戳了一下。


酸胀的感觉无比陌生,却莫名地让人眷恋。


 


蓝河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还穿着出门时的短袖T恤,尽管高中宿舍的床铺大同小异,他却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床,揉着眼睛撑起身体,这才发现房内另一张床上睡着那位荣耀大神。


叶修身上只盖了一半的毯子,室内空调正乎乎吹着凉风,蓝河皱着眉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起身去给他盖好。


整日的忙碌让叶修的眼下淡淡泛着青,纵然不是要上场比赛的队员,领队的工作却似乎更加繁忙而杂乱,从被迫退役到在第十区白手起家,蓝河几乎是目睹着叶修一点点靠着实力和对荣耀的执着重新攀上巅峰,而此刻他却能清晰地感受到这一切背后的疲惫与辛苦。


 “……?你醒了?”叶修睡得本来就浅,此时嗓音里带着些刚睡醒时的沙哑,“晚上看你睡得太香没忍心叫醒你,工作人员宿舍又离得远,就先带到我这再说,现在要回去?”


蓝河想了想又摇摇头,“太晚了,怕吵醒室友,叶神不介意的话我就借床明天再回去。”


咕——


他话没说完,饿了一天没怎么进食的肠胃欢快地叫了起来。


“饿了?多久没吃东西了?”


“中午啃了三明治,晚上急着试键盘……还真挺饿的,总不能吃键盘啊。”年轻人说着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又冲叶修抱歉地笑笑。


“这么拼命?这以后要是夺冠捧杯了,你这也是立了大功。”叶修说完却拧开了小灯,摸索到柜子边上找着什么东西。


蓝河看着他的动作无比纳闷,“叶神你……不继续睡?”话音刚落,就见对方手上拿着什么物体在他跟前晃了晃。


“私藏的泡面要不要?管饱。”把熟睡的人抱回来的时候,他就发现蓝河比看上去更瘦,轻得没剩几两肉,让他不禁质疑起蓝雨那出了名豪华的食堂到底能不能让人吃饱饭。


蓝河突然觉得面上有些发热,Omega对Alpha的仰慕几乎是本能,更何况面前的叶修和自己记忆里的太不一样——再早几个月,他打死都不会想到这位闹得第十区天翻地覆的退役大神、带着一路人马杀回荣耀巅峰的男人,此刻正坐在桌对面,眯着眼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饿死鬼投胎一般地吸溜一碗红烧牛肉泡面。


在这个不算炎热的夏夜里,蓝河发现自己对眼前这个人的期许,远比他想象得要多。


 


(四)


蓝河却没有想到,大神对自己的期待似乎更多。


如果说世界上有什么比人类登月更难的任务,大概让发情期的Omega拒绝Alpha的示好能够算上一件,蓝河紧闭着眼睛,拼命地向后瑟缩着想逃避,可Alpha的强势气息近在咫尺,直到脊背抵上沙发靠背退无可退之际,他才不得不睁开双眼。


透过被汗水迷得朦胧不清的视线,面前平摊着一双也许是全联盟最值钱的手——荣耀大神骨节匀称修长的左手托着也许是从他包里翻出的抑制剂,另一只则空空如也。


“选一个呗。”叶修此时的声音低沉沙哑,一扫平日的戏谑。


如今的他全身使不上一点劲,如果对方想要对他做什么,反抗成功的可能性为零,可是叶修却将选择权交到了自己手上。


没有人能抗拒被从心底尊重和珍惜的感觉,何况他内心深处最遥不可及的憧憬,此刻就被男人捧到跟前,似乎触手可得。


“我说,你好歹可怜可怜哥这老胳膊老腿,给个回应呗?”


蓝河突然有点生气,这个人总是那么笃定地算准自己无法拒绝,无论是当初的不平等交换,还是如今这个也许会履行终生的盟约。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前一秒还只能横卧在沙发上的人突然一跃而起朝男人身上撞去,“咚”地一声双双扑倒在柔软的地毯上。


唇齿相接的瞬间磕出了铁锈味的液体,小剑客却仍旧赌气似地攀在叶修身上,用牙狠狠咬着男人的嘴唇,荣耀大神一脸苦笑地默默忍耐着,又担心蓝河太用力咬破自己的舌头,才伸手在Omega敏感的腰际揉了几把。


蓝河几乎是瞬间就软了身子伏趴下去,没等回过神来就被对方一个翻身压在地上,嘴唇被用力攫住,那人的舌尖撬开牙齿长驱直入,卷着烟草味的炙热气息在整个口腔里蔓延。


他认命地阖上眼,舌尖怯生生地迎上去回应这个吻,直到血腥味在柔软的碰触间渐渐消失,手脚因窒息针刺似地发麻,他用力挣动几下,对方才依依不舍地把人松开。


“哎,哥知道你心急,也别急成这样啊,摔伤了怎么办?”自动忽略对方射来的眼刀,荣耀大神笑得一脸得逞。


“要点脸啊叶神。”输人不输阵,小剑客没力气踹他,却气鼓鼓地瞪着这张欠扁的脸。


叶修仿佛没有看见似地开始动手剥掉蓝河身上本就没几件的衣物,一边不忘继续拿话逗他,“咱能不叫叶神么,多生分啊,蓝会长?”


“那我叫什么……卧槽别碰那里……嗯啊……”乳尖被覆了剥茧的手指擦过,酥麻的快感直冲大脑,接着湿热的唇舌滑过锁骨、颈侧,一路向上凑到他耳边。


“我不有名字么。”


蓝河在脑内试了试,顿时羞耻得脸都红透了,他上衣被剥了干净,裸露的皮肤在开了冷气的房间里顿时凉得难受,他搂紧了男人的肩背,额头死死抵着他胸口用力地顶。


“不要,不习惯……”


看他别扭的模样,叶修不在意地笑笑,把人抱到酒店的双人床上,俯身贴近那具柔软滚烫的身体。


“没事,待会儿有的是机会让你习惯。”


蓝河翻了个白眼,想立马捡起掉地上的那颗抑制剂给吃了。




 (五)←戳




百利甜的香气发生了微妙的改变,渐渐清醒的小剑客窝在被褥里,懒洋洋地缩在男人身边不愿动弹,自己的信息素气味已经变得不再熟悉,可无论是混入其中的清冽的薄荷香味,还是身边这个男人揽住自己的手臂,却都让他觉得无比安心。


这个夏天还有无数个有故事的夜晚,而名为爱的乐章,也永远不会画上休止符。


End




伟大光荣正确的微盘复活了。不能戳汤的就戳我吧


密码:EL55









评论
热度(477)
 
© 四分之一的老戟 | Powered by LOFTER